黎海

晚上好

希望我今天也算得上有趣。

欢迎投喂各种安利,此号用于写一些评论。
仅代表一些个人观点及喜好。
不抱任何恶意。
不必过度解读。

老图混更
试图给叶叶加冕
他是最好的,也值得最好的

【喻黄】捕猎

BGM:animals
源自歌单与cp组合游戏,喻黄与animals。
夜店,警官喻x黑道黄。
可能ooc!!!
注意避雷。食用愉快,配合BGM效果更佳。
————————————————————————————————————————————————————————
  糜乱的音乐,黏稠的空气,彩色的霓虹灯照耀在放纵的人群身上,暧昧而放荡。

  喻文州手中的玻璃杯反射着迷幻的光,他轻轻晃杯,晶莹的液体顺着杯壁流动,流入淡色的薄唇。喻文州轻抿一口,他很少来这种地方,平日的他总是温和与矜贵的。单手托腮,指尖轻巧的转动杯子,一双狭长的凤眸微眯起来静静观察着放浪的人群。

  肩膀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喻文州扭头看去,就见身后站着一个青年,端着酒杯,笑嘻嘻地打量自己。

  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的主人,染着一头黄发,左耳上镶嵌着一块深蓝色的宝石,钻石状的切割面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这耳钉他再熟悉不过,还是他亲手定制的。七分帅三分痞的男人,此时手已经从喻文州的肩膀上,挪动到他的下巴上。

  指尖轻挑,笑吟吟的开口:“陪我喝一杯怎么样啊,喻大警官。”

  喻文州也不生气,偏头在他的指尖上吻一下,墨黑的瞳孔里看不出情绪,“好,少天。”

  被称为少天的男人玩味的勾唇:“答应的这么快可就无趣了,光喝酒也没意思”
  
  “那你想怎么样?”
  
  “来赌点什么吧。”
  
  喻文州没有露出一点惊讶的情绪,平静温和,睫毛微微颤动,弯眸看过去,“怎么说?”
  
  黄少天捻着一缕发丝笑的灿烂:“很简单,就赌点大,扔骰子而已,你总不至于不会。”他抬起手在喻文州眉眼上抚摸,“我要是输了,就跟你回去。”
  
  话锋一转,“不过…要是你输了。”黄少天笑的恶劣,“喻大队长,”他换了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尾音是勾人心弦的慵懒,“我也不难为你,你就上台去跳舞吧,怎么样?”
  
  他勾着嘴角托腮,手不怀好意的指向霓虹灯下衣着暴露扭动腰肢的舞姬。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
  
  谁是猎物,不过是互相追逐的游戏,他没有退路。喻文州点点头表示同意,指尖转动着高脚杯,凑近唇边轻抿。
  
  黄少天轻叩桌子,要来四个骰子。扭回身正好看见喻文州喝酒,这个场面甚是少见,喻文州平日里滴酒不沾。他们还住在一起时,也极少看见他饮酒。见惯了他衣着整齐,温和正经的样子,突然见到这一款的喻文州,竟是意外的危险撩人。
  
  他眸色暗了暗,想起了曾经交叠的夜晚,也是同样摄人心魄的喻文州。
 
   只是…如今这样的风景,却已不再属于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黄少天定了定神,把骰子扔到两人中间,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笑意调侃,“喻队先来吧,您官大。”
  
  喻文州打断了他,衣袖中捏紧的指尖隐隐有些发白,笑着挑挑眉,举杯示意,“我难得来一次,黄少可要好好招待,太快就没意思了,三局两胜吧。”
  
  黄少天有些惊异,不过也没说什么,把骰子扔向喻文州。对面的人伸手接住,随意的抛起落下,他甚至没有多看骰子一眼,使终盯着黄少天,嘴角停在万年不变的弧度,多一分嫌亲,少一分嫌冷,恰到好处的温和。
  
  对面的黄少天,迎着他的目光泰然自若的拿起另外两个骰子,熟练的抛起扣下。只是在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指尖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喻文州的点数相加正好为七,不大不小,很中立的数字。他笑着扬扬下巴,示意黄少天。
  
  黄少天平静的看过去,目光藏着不易查觉的悲伤,忽然弯起眼眸,轻挑的勾起唇角,挑出一个有几分痞气的笑容。喻文州被他撩拨的心弦微动,面上仍是不起丝毫波澜。对面的人笑的微讽,张开双手,两个一模一样的四点面。不大不小,正好多出一。
  
  他一转椅子,脚尖踩上吧台的台阶,歪头肆无忌惮的打量喻文州,眼神赤裸的看他,嘴角勾出的弧度笑得张扬。

  “输的滋味怎么样啊,喻大警官。”

  “不是还有两局吗?谈何输。”

  黄少天耸耸肩,面上依然一脸无所谓,“好吧,随你。不过我觉得,没有两局了,下一局我就能赢你。”

  “是啊,我肯定赢不过你,妖刀大人。就凭您的身手,还不是想让骰子出哪面都轻而易举。我是不是应该感谢您,只比我大一点,没有让我输得太难堪。”已经没有比这更难堪的了,满心喜欢托付终身的人,出自对立面。干脆利落离开的背影,像是在嘲笑他的软弱和不堪。不管心里有多少考量,面上他还是那个表情滴水不漏的喻文州。

  妖刀,黄少天咀嚼一下这两个字,只觉得满心苦涩。自己在他心里只剩下这两个字了吗,但他只是耸耸肩,表示自己的无奈。

  “你发现了啊”,黄少天很有风度的站起来,“那走吧,我跟你回去。”

  喻文州却坐着没动,眼神深邃的盯着他看,突然笑了起来,不再是一贯的浅笑,像是突然扔掉了那些伪装,带着黄少天从未见过的洒脱和肆意,颇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他竟然一时看呆了眼。

  单手拽开西装的扣子,把外套轻折一下放在椅子上。里穿的黑衬衣勾勒出精瘦的腰身,美好的线条让他看起来像某种潜伏的野兽。来这种地方总不会系领带,最上面那两个衬衣扣子没系,微敞着领口,随着喻文州的动作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
  
   他温和的转过来,对着黄少天笑了笑,以一种笃定的语气:“不,愿赌服输,我去跳舞,等我下来,跟我回家。”
  
  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他已经迈着从容的步子穿过了狂欢的人群。长腿一撩就上了舞台。
  
  “卧槽??真去了??”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不过是随口一句玩笑,没想到喻文州当了真。
  
  就见喻文州站在舞池正中央的高台上,上一批表演的舞女刚刚下去,他笑着站在灯光的交汇处,微微弯眸,眼眸风情聚拢,目光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牢牢锁定黄少天。
  
  Baby I'm preying on you tonight
  
  Hunt you down eat you alive
  
  Just like animals
  
  Animals
  
  ……
  
  熟悉的乐声响起,喻文州踩着精准的节奏在舞台上起舞,Animals本就是一首节奏感比较强的歌,他跳的意外合拍,合身的衬衣勾勒出窄而有力的腰部线条,动作舒展而流畅。腰肢扭动崩开衬衣的扣子,白暂的胸膛若隐若现的藏在黑色的布料下。修长指尖划过自己的腰线,他微微弯眸,眼角勾着风情,引起台下的一片骚动。
  
  黄少天也承认,喻文州确实有一副好皮囊。只是他的帅被他自己刻意修饰出了温润的模样。回忆起岁月,总是一副温和而淡然的样子。此时凤眸中却不再是波澜不惊的样子,深邃的黑瞳带着勾人的光彩。不仅迷倒了台下的人,更是始终在毫不掩饰的看着他。强势却充满深情,只一眼就让人能醉死在其中的温柔。
  
  暧昧的气氛旋转着上升,黄少天被他盯的脸上有些发烫,连耳尖都红了起来。目光交接,是最迷人的深情。
  
  It's like we can't stop we're enemies
  
  But we get along when I'm inside you
  
  ……
  
  Maybe you think that you can hide

  I can smell your scent for miles

  Just like animals
  
  Animals
  
  Like animals
  
  ……
  
  旋律回响在灯光渐暗,台上的人慵懒交叠双腿,舒展的指尖肆意的划开逐渐的升温的空气。灵活的转身,衬衣顺着肌肤打开,衣角飞扬露出白晳精瘦的腰,人鱼线没入更深的地方。灯光直落在他一人身上,因为动作的关系,原本安分的梳在两边的头发有些散开,稍稍凌乱的垂在鬓角上,被汗水浸湿,有丝缕黏在额头上,却仍是从容不迫的,性感迷人。
  
  曲终,喻文州微鞠躬做了个绅士的礼仪,灯光仍照在他的身上,就像肩负了一世的星光。
  
  他一步一步的走下台来,站定在黄少天的面前,轻轻浅浅的笑了起来。
  
  黄少天恍恍惚惚的听到他说,
  
  走吧。
  
  我们回家。
  
  
  
  
  
  
  
  
  
  END
  
  
  
  
  
  
  
  
  
——————————————————————————————————————————————————————————————————————————————————————————————
  我来交待一下脑洞,背景是警官喻和黑道黄,少天知道喻的身份,但喻不知道。有一天喻知道了,少天害怕伤到他就跑了。就这样一个文州追男朋友的小甜饼,哈哈哈哈后半段整体成了意识流x
  脑洞是想写一个很帅的天哥。还有就是原来听过一个夜店小王子黄少天,觉得文州毕竟是水瓶,应该会放飞一点。然而卡了很久,为了找感觉听了三天小黄曲……可惜还是写的不满意x
  七夕快乐!喻黄一生推!

    
    

要说的都在图里了,所以要来玩吗【比哈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