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海

晚上好

希望我今天也算得上有趣。

欢迎投喂各种安利,此号用于写一些评论。
仅代表一些个人观点及喜好。
不抱任何恶意。
不必过度解读。

九枝灯

(摘取部分原文片段)


一个和孟重光年纪差不许多的少年闻声转身。
少年清秀,却天然带着一股冷情意味,仿佛世间之事均与他无关。

但在瞧见徐行之后, 他的眼中竟凭空生出了一股人间气息,有些锋利的棱角顷刻软化成了弱水三千:“师兄回来了?”







见九枝灯知道此事,徐行之便索性和盘托出道:“你可还记得当年东皇祭祀大会,我做秩序官,去令丘山把那两个惹是生非的应天川弟子带回时, 遇见了重光? ”

九枝灯不言,默然颔首。

他当然记得那一日。在那一日之前,他从不恨任何人。







大家都怕九枝灯,既是畏他心狠手辣,更是惧他忘恩负义。

人心总是奇怪的。他不打四门,众人认定其心必异,蠢蠢欲动地想要推翻这个庸碌无为的青年;待他做了四门之主,众人更加议论纷纷,认定他生了一套冷心铁肺,连师门都敢屠戮,全然是一头狼崽子。









“九枝灯似是白皙了许多,像是刚从雪域中走出,陈金的日光洒在他身上,也融不去他一身的霜雪。 ”

“廿截没做到的事情,卅罗没做到的事情,这个薄命美人都做到了。

可做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他依旧是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九枝灯,魔道、四门哪里都不是他的家。”







孙元洲偶一回头,看见九枝灯此番模样,心中微悸。
当年为镇赤练宗逆反之心、当众一剑削去前任赤练宗宗主头颅的青年,现已连拔剑镇压都没了心思
魔道这一盘散沙,一局乱棋,九枝灯理了足有十三年。其间,他见惯了尔虞我诈、彼此倾轧。

他大概是真的倦了吧。








恍然间,他又回到了少年时代,师兄扶住自己腰身, 手把手教自己练剑时,耐心地牵住他的手,告诉他,风陵剑法,胜在灵活,要将剑想象成你的手臂。
说罢,他带着少年舞了一整套风陵剑法,剑法写意潇洒,但九枝灯如今回忆起来,只能记住他掌心的温度和茧子的触感。
那时他还年幼。那时徐行之的手还不冷。种种事情,譬如昨日死,譬如今日生。






徐行之不理会他的挑衅,平举剑身,一把嗓音清冷如冰:“九枝灯,你背恩忘德、绝情负义于四门,屠灭、囚禁正道修士,所犯罪行,罄竹难书。风陵徐行之,今日代师父清静君岳无尘清理门户。

 九枝灯似是听得好笑了,嗤的一声乐了出来:“师兄,这话说得不好。四门待我有何恩德?温雪尘向来看不起我,广府君时时处处视我为异端,人人均称我是魔道孽子,与我划清界限,我何必对这些人的死活负责?真正待我有恩的,只有你和师父两人而已。”







徐行之喉咙一阵阵抽紧了,大喘过几口气,俯身攥拳,把拳头抵在九枝灯脑侧,声音颤抖得不成人形:“九枝灯,你他妈混账啊。”

九枝灯乖乖躺倒在地,一具流干了鲜血的躯壳轻若鸿毛,听到徐行之的指责,他忧愁地皱起了眉毛:
“....师兄,抱歉。”

......"抱歉"









[他治世十三载,天下太平,危害极大的血宗羽翼遭到剪除,  努力维持魔道的正统地位,想让魔道做利于苍生之事,却被魔道猜忌,十数年间尽心竭力,如履薄冰。

十三年后,幻境中的徐行之被温雪尘投入蛮荒,再遇孟重光,他便知大势已去,在极度疲累之中选择死于徐行之剑下。]








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转换序列的话,神话生物形态会跟着变吗?

……救命啊,好不容易写完文准备更新。死活想不起来大号的账号是什么了,有什么查看账号的方法吗?

旧日这两个字写在纸上,很像屏障旁的一双眼睛

我好难过,不想完结
还有好多好多坑啊啊啊啊
……而且不舍得小克,叹

“我失去的不会太多,只有自我而已。”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迫害名单

说好的完结后发刀的,目前想写的就这些
全部都是个人中心无cp向,也不一定全是刀
大体列一下想迫害的人和内容,还有想看的可以评论区补充
私设和滤镜3千米厚
为了不剧透我还是把茶水间打上吧



伦纳德的噩梦是无能为力,
他做了一个自己是时代主角的梦,
醒来发现所有人都死了,
只剩他自己。



戴里克的全部是他的家乡,
没有闪电怪物,不必手刃亲人,
那是什么样的地方?
是不是只要变成太阳,
就可以通向远方。




阿兹克的千年是困惑迷茫,
最幸福的时候怎么会孤独,
如果一切都是假的,
为什么痛苦守在最真实的地方。



罗塞尔的所求是回不去的家乡,
原来有的游戏没有尽头,
有的地方只能在梦里相望。



门先生的痛苦是束缚和孤独,
最自由的信徒被困在最牢固的地方,
无人聆听的嘶吼成了利刃
半梦半醒的挣扎中,
归途又在何方




中空一位,留给死于爱情的魔女系列,或者死在希望的雾霾里的希望之城的平民。










克莱恩的恐惧是丢失的世界,
他的故乡不知所踪,
他的背后人影丛丛,
他在不停奔跑的路上,
周明瑞觉得有点累了。



等诡秘完结了我就把主角团的个人向都写了,能发的刀越来越多了,我越来越兴奋了

……诡秘能玩儿的奇形怪状的play真的越来越多了